Exhortation

罗马书12章:

因为借着赐给我的恩典,我对你们中的每个人说的不是对自己的思考比对您的思考要高,而要以敏锐的判断思考,每个人都是根据上帝赋予的信念来衡量的。 因为就像一个人一样,我们有很多成员,但并非所有成员都具有相同的功能, 所以我们很多,是基督中的一个身体,而我们分别是另一个成员。 根据恩赐给我们的恩赐,我们有不同的礼物:预言,与信仰成正比; 事工,服务;老师在教学中; the exhorter, in 讲道; the giver, in generosity; the leader, in diligence; the compassionate, in cheerfulness.

好吧,朋友,我们到了。谁会想到甚至在一周前的这一刻我们会出现?我认为,局势瞬息万变,令我们所有人都为之震惊。  

我想到的一个比喻是在海洋中漂流。一切都是和平的;阳光普照,海鸥互相呼唤。当您的木筏在海浪中轻轻摇动时,您将完全放松。您闭上眼睛,想着“今天是如此平静,我可以小睡一下!”突然,您意识到潮流的强大力量,及时睁开眼睛,看到四英尺高的波浪ing绕在您的上方,似乎无处不在。当海浪冲向您时,您没有机会做好准备,无法逃脱。它以贪婪的怀抱抓住您,将您抬起,并向您扔去。您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翻滚,两手叉腰叉着腰,筏子从下面拉出。您无法呼吸,因为您不知道天空是哪种方向以及海底是哪种方向。然后,当您像乔纳一样在岸上吐痰时,您会感觉到海底刮擦膝盖和手。你喘着粗气,四肢爬行,而不在乎你如何看待其他人,他们舒适地躺在伞下的椅子上。你疯狂地望着大海。  那个是从哪里来的?我怎么没听到它的到来?我怎么会这么措手不及?

我想这就是全世界现在有多少人。这怎么发生的?我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?我们怎么没看到它来呢?我不愿意为上帝说话,所以我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,但我必须相信上帝在其中某个地方,找出自己的生活是我的工作。我在问自己,当我看来与教会的其他“身体部位”分离时,无论如何,无论如何,我将如何成为基督的身体的一部分。

保罗说我们有属灵的恩赐,即使我们可能认为我们没有。我认为重要的是,此时,我们要停下来思考一下我们的属灵恩赐是什么–承认他们,拥抱他们,并用它们来支持我们周围的人。通读上面用罗马书12列出的内容。你是什么?乍一看,我认为对我来说显而易见的选择就是“老师”,因为我就是其中之一。然后我看到了“劝诫”和“劝告”。这是一个不寻常的词,并非每天使用。我查找了“劝勉”的同义词,发现了“鼓励,刺激,压迫,刺杀”之类的词。我也在圣经学习工具上发现了这一点:

希腊语翻译“exhortation” (肢体瘫痪)最初表示“或附近的电话”(作为倡导者或帮助者,应该对一个’代表),并具有双重意义“exhortation” and “consolation”. (//www.biblestudytools.com/dictionary/exhortation/)。

现在  我认为这很有趣,因为这个词与我们与圣灵,降落伞,提倡者联系在一起的词相同。然后我想起几年前读过的一本关于我们教会的书 善良与美丽的上帝 詹姆斯·布莱恩·史密斯(James Bryan Smith)。史密斯(Smith)指出,圣灵是“通常受到最少关注的三位一体”(28)。他继续说,圣灵是一个永恒的存在, 

“……安排我们生活中的事件,其唯一目的是使我们成为耶稣的门徒。圣灵以微妙的方式在我们的生活中发挥作用,这些方式我们常常无法辨别。但是,圣灵仍在起作用。当圣灵在其中发挥作用时,就会发生变化。”(28)。

我们每个人都在自己的海洋中骑筏子。我们每个人都被抓住,折腾和翻滚;现在我们正在岸上爬行,感觉到变化的贝壳深入我们的手和膝盖。  但是圣灵正在改变中 因为那是圣灵所做的。圣灵在我们身边行走,在我们自己的祷告中作见证,甚至在言语不为人知甚至毫无意义时为我们祈求代祷(罗马书8:26)。  

B-Flat Christian,改变就在这里,每个人看起来都不同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这看起来真是吓人。今天,在这一刻,我将成为您的劝告。我要鼓励您,在绝望中刺激您,在您沿着那片沙滩爬行时激励您。我正沿着你身边爬行,充满着精力和恐惧,全程为你祈祷。小心那只螃蟹。

你也许也喜欢

2条评论

  1. 你好B公寓… which you aren’t! B# more likely!
    谢谢您的劝告!对!
    如果没有别的,上帝会给我们延长安息日!
    也许还可以帮助我理解,耐心永远不会得到充分的发挥!它’每天,每小时,随时学习!
    和平。 E.

  2. 爱这个,贝克。谢谢。我一直爱圣灵,也许是因为我小时候长大的是罗马天主教徒,在梵蒂冈2以前。那段日子群众中有很多谜团。首先,它是拉丁文!我喜欢这个谜,后来我就离开了教堂:来到我的后院,在那里我可以躺在草地上,抬头看着云层,体验他的存在,知道我被爱了。当然,爱有时回避我,我回避它。但是每次我准备回家时,上帝就在那里。它’对我来说是推拉,因为我不’想要信仰或排斥任何人的上帝。如果我想在这个问题上保持和平,我会接受我的一个朋友的建议,他仍然是一名信奉天主教的人。他说,“That’高于我的薪水等级。” I don’不必了解。我只需要呼吸(L. spirare:呼吸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