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ptized

昨天,我们庆祝了耶稣的洗礼。这是耶稣生命以及所有基督徒生命中的重大事件。在这一天,我们被邀请记住我们自己的洗礼,并思考它在我们生活中的重要性和重要性。

在她的书中 普通礼仪 蒂什·哈里森·沃伦(Tish Harrison Warren)指出,耶稣的洗礼可视为他事工的“开端”事件。此时此刻,“……我们再次在约旦河岸找到了他,是一个成年男子。他是人群中的一员,在阳光下着眼睛,脚趾间沙砾状”(沃伦,16岁)。耶稣似乎就像他周围所有疲倦,贫穷,挣扎的人们一样,渴望被凉爽,宽恕的洗礼所掩盖。他还没有做出任何奇迹般的举动或值得关注的举动,他还没有抛出任何恶魔,没有治愈过任何麻风病人,也不曾在水中行走。他只是拿撒勒(Nazareth)的一个木匠儿子(即使他的出生有点不合常规)。他受洗后  

耶稣从水中浮现出一头普通的,湿and的头发。突然间,上帝的灵显现出来,宇宙的深奥之谜在空中回荡:这就是上帝的儿子,父爱的儿子,他感到高兴”(沃伦,16-17)。   

耶稣的洗礼象征着他知道未来会怎样而愿意跨过的门槛。他是上帝对人类的营救计划的体现,现在是该计划付诸实施的时候了。这确实是一切开始的时刻–试探,传教,教导,医治,爱心-最终被圣餐,拘捕,酷刑,钉在十字架上,最后是复活。  

我10岁那年在弗吉尼亚州韦恩斯伯勒的第一浸信会教堂受洗。我记得我不得不穿的沉重,略带发痒的白色长袍,以及急躁地排队等候我的转身。教堂前的洗礼堂很深,有点吓人,当我试探性地走下楼梯进入教堂时,水面起伏不定。当我向牧师苦苦跋涉时,我的长袍像帐篷一样在我身旁滚滚。希格登牧师将我倾斜回到水里并抚养我时,我捂住了我的嘴和鼻子。我不记得他说的确切话,但我似乎想起来那是“我们被洗礼埋葬在他身边,并重获新生。” 

没关系,我不记得我受洗时的确切字眼,但我确实知道:今天,我比青春期,少年甚至年轻时想的更多。后来,当我们成为长老会时,我们两个孩子都是婴儿洗礼,这与大多数浸信会教堂的做法不同。长老会相信,在孩子选择之前,上帝已经选择了他们,这是我要珍惜的深刻观念。在我们甚至之前 知道了 我们想属于他,上帝宣称我们。通过我们的洗礼,我们得到了认可,我们得到了重视,我们成为了我们本应成为的“挚爱”孩子。正如沃伦所说,

“作为基督徒,我们每天早晨像受洗的人一样醒来。我们与基督联合,并在我们之上表达了天父的认可。从我们刚起床的那一刻起,我们就以恩典赋予我们的身份为标志:这一身份比我们那天要穿的任何其他身份都更深刻,更真实”(沃伦,19岁)。

B-Flat基督徒,明天醒来,知道您的洗礼将您标记为上帝的挚爱。我们要做的是压倒一切的责任  重要的 在世界上。记住你的洗礼,在你接听电话的同时,电话本身就是上帝发起的。愿您的洗礼使您今天和每天都成为爱与变革的推动者,履行自己的使命。

你也许也喜欢